<form id="zd7jz"><progress id="zd7jz"></progress></form>
<mark id="zd7jz"><pre id="zd7jz"><i id="zd7jz"></i></pre></mark>

    <video id="zd7jz"><listing id="zd7jz"></listing></video>
<track id="zd7jz"><big id="zd7jz"></big></track>

      <rp id="zd7jz"></rp>
      <noframes id="zd7jz">

      <ol id="zd7jz"></ol>

          <pre id="zd7jz"></pre><track id="zd7jz"><track id="zd7jz"><thead id="zd7jz"></thead></track></track><ol id="zd7jz"></ol>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體育論文 > 武術論文

          傳統武術精神的內涵、特征及價值探析

          時間:2020-11-23 來源:武術研究 本文字數:6793字
          作者:楊珊珊 單位:吉林體育學院

            摘    要: 中華武術精神,在長達千年的歷史軌跡中蘊含著深厚的文化底蘊,它內涵豐厚,博采眾長,是中國人民智慧的結晶和人類文化生活的高度凝練。“古代武術”是指由先秦時期至清末這一歷史時期內的武術活動,這個時期是現今中華武術精神傳承和發揚的根基,無論從橫亙古今的時間跨度,還是從它涵蓋領域的空間范圍上,中華古代武術精神都對中華民族精神的塑造產生了積極的影響作用。

            關鍵詞: 古代; 武術精神; 價值; 意義;

            Abstract: The spirit of Chinese martial arts,like Chinese history,contains profound cultural connotation in a thousand year long historical track.It is rich in connotation and draws on the best of all.It is the crystallization of Chinese people's wisdom and the highly condensed human cultural life."Ancient Wushu" refers to the Wushu activities in the historical period from the pre-Qin period to the end of the Qing Dynasty.This period is the foundation of the inheritance and development of the spirit of Chinese Wushu.The spirit of Chinese Ancient Wushu has a positive impact on the shaping of the spirit of the Chinese nation no matter from the time span between ancient and modern times or from the space scope of its coverage.

            Keyword: Ancient; Wushu spirit; Value; Significance;

            1、 古代中華武術精神生成的邏輯起點

            研究中華武術精神的邏輯起點,離不開對中華武術的邏輯起點的追根溯源,龔惠萍[1]認為中國傳統武術理論的邏輯起點是“陰陽”學說,對此,李鳳成在其《傳統武術的哲學理念溯源》[2]中也表明了相同的觀點;诖,中國古代武術精神作為古代武術的衍生形態,便可以理解為古代武術習練卓有成效的武學大家,對“陰陽”學說由身體表現形態上升到思想意識層面并期望付諸于具體行動的一種“信念”,我們把這些“信念”的成因加以概括,可以籠統的歸結為“法”與“易”,便可稱之為古代中華武術精神生成的邏輯起點。
           

          傳統武術精神的內涵、特征及價值探析
           

            “法”是古代武術精神的主干部分,所有的武術活動及表現形式均體現了古人對力量的崇拜之情;如先秦時期,社會生產力低下,人們崇拜自然,崇拜一切未知事物,歸根結底是人們對力量的崇拜,人們渴望擁有力量,并借以角“力”宣告等級,由此催生了“角抵”[3];張純本、崔樂泉先生認為“角力”是中國武術的原始形態。從馬王堆出土的帛書上記載春秋時期的武術載體為“角武”,目的為“以練精材”。[4]可以看出這一時期人們崇尚以習練武術來獲得力量的尚武精神。隨著社會生產力的逐漸發展,民眾不僅僅滿足于赤手空拳習練武術所能夠擁有的力量,人們發現手持器械的武術能夠使力量得到延伸,如劍法經典《吳越春秋》所記載的越女劍:“凡手戰之道,內實精神,外示安儀;見之似好婦,奪之似懼虎;布形候氣,與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騰兔”。[5]從此可以看出,無論是“角抵”還是“劍”始,都是人們對“力”的向往,這個“法”沒有變化。

            “易”為“法”的衍生形態,一切“易”的思想形態均是人們在古代武術精神框架內,在追求力量基礎上的更高的精神訴求,突出展現了古代中華武術的出現對華夏民族精神塑造的積極意義,如“尚武精神”[6]“忠君愛國”“自強不息”“行俠仗義”“勇猛頑強”“崇德尚禮”“舍生取義”等。

            歷史是人民群眾共同書寫的,一個人所擁有的力量不足以使華夏民族強大和興盛,那就讓更多的人都擁有這偉大的力量,這便是孔子倡導佩劍與六藝的初衷。民眾對習練武術就可獲得力量的“法”普遍認可,演變形成了社會對武術的崇尚之情。在這種思潮的影響下民間各類習練武術的民間組織產生,如東漢中期的“鞠客”,教授武術愛好者劍術技巧;[7]李白用“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描述武士精湛的武術技藝。諸如此類,都是人們“尚武精神”的集中體現,進而構成了“崇尚武德、忠君愛國”的武術精神。古代社會人們對“法”的參與度愈廣,如何御“法”就成了社會亟待解決的問題,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易”“法”的武術形態應運而生。“易法”之形在國家層面形成了以儒、法、道、陰陽家等為主的武德規范,如武德的推行,武德是以中國傳統思想儒家學派為理論基礎,以“仁”“智”“禮”“義”“信”為基本準則,[8]人性善惡是傳統武德的思想基礎,而仁愛是武德的現實追求,道德自律是踐行模式,中庸之和是最高精神世界[9]等;“易法”之形在社會層面形成了以宗教、門派、拳種為區分的習武要求,如少林派借“禪”修武,以武達“禪”的習武主張,使少林拳形成了與靜式禪宗完全不同的風格特性,少林拳勇猛迅速,瀟灑剛強,強調技擊之術,其修煉者也均如少林拳拳風一樣展現出了剛強勇猛,堅毅果敢的武術精神;太極大家延續了北宋哲學家周敦頤的觀點,并將這種觀點融合進拳術的編撰中,“動則生陽,靜則生陰,一動一靜,互為其根”[10]自此形成了太極拳拳風如大中國一般磅礴瀟灑又中庸內斂,展現了中華人民的厚德載物與自強不息的民族精神等;“易法”之形在個人層面形成了以“克己守禮、敬師如父、忠肝義膽”[11]等意志品質為中心的習武態度,從中可窺得古代中華武術中的“尊師重道、孝悌、敬誠”等優秀精神內涵。

            由此可得古代中華武術精神邏輯思維起點是人們對力量的向往,可謂之“法”,而其后的“忠君愛國、自強不息、崇尚武德”[12]等武術精神皆是“易”法得來,是為“法”的衍生形態,而“法”的初心未有改變。

            2、 古代中華武術精神的核心內涵

            中國古代傳統武術文化精神特點鮮明、內涵豐富,集中體現了華夏民族的性格特點和古代中國深厚的文化底蘊,包羅萬象,博采眾長。在古代中國,傳統武術精神在個人層面形成了以武者自強不息、建功立業為核心的奮斗精神;在社會層面形成了武者習武時謹行尊師重道、崇尚武德的習武之風,面對社會不公時武者能夠劫富濟貧、俠肝義膽的道德精神;在國家層面形成了武者歷經家國危難時能夠挺身而出的,以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為核心的愛國精神,以及武學理念處處體現的,以天人合一、知行合一[13]為核心的哲學精神。這些都是古代中國傳統武術精神的核心內涵,同時也是中華民族傳承千年的生命源泉與不竭動力。

            2.1 、自強不息、建功立業的奮斗精神[14]

            中華武術內涵豐富,不能一蹴而就,習練中國古代傳統武術對武者的意志力與忍耐力有很高的要求,[15]許多招式動作都需要上百次的練習和反復琢磨才能有所領悟和感觸,想要在武學上有所成就則更需要堅韌不拔的意志品質和十年如一日的訓練積累,在這個過程中,武者不僅能提高武學修養,更能培養自強不息的奮斗精神。[16]《周易·乾·象傳》說君子應當具有自強不息的意志與品格。自強不息是古代中國武術精神核心內涵的組成部分,也是古代武者建功立業的精神根基。武術家吳殳[17]記錄自身學習槍法時說道:“本以天下多事,故欲為此。不能殺中原賊寇者,吾不學也”。[18]表明自己習練武術建功立業的決心和意志,突顯了古代武學的精神內涵。由于古代習武者都以剛健有為和自強不息作為自己的習武準則,形成了經典的訓誡,如著名戒律《少林十戒》中記載:“少林武術的承襲者應以強體魄為宗旨,當朝夕從事,不可任意作輟”。由此可窺得中國古代武術精神內涵的一角。

            2.2 、尊師重道、崇尚武德、劫富濟貧和俠肝義膽的道德精神

            中國古代文化思想對傳統武學理念的形成影響至深,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對“禮”傳承,習武者對教授自己武藝的師者秉承“尊師重道”的態度和準則,是古代武術精神的核心內容!蹲髠·宣公十二年》中說:“武有七德”,即“禁暴、戟兵、保大、功定、安民、和眾、豐財”。第一次明確規范了習武者應具備的武技行為與道德品格,和判斷武技行為時應堅持的道德標準。[19]習武之人大都心懷“俠義”[20]之心,渴望自己所學的武藝能夠有所用處,能以自己練習的武藝匡扶正義!端疂G傳》便是古代武者俠義之心的縮影。這種劫富濟貧、俠肝義膽的表現實際就是中國古代傳統武術精神在社會道德層面的展現。

            2.3 、天下興亡、匹夫的責的愛國精神

            隋朝末年“不愿官爵,唯求出家,行道報國”[21]的少林武僧從少林武學中參悟到了武學的核心精神--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這種愛國情懷作為其禪修武學的主要動機使“行道報國”成為了那個時代少林寺武僧們“晝習經曲,夜練武略”的獨特風氣。少林武僧們的愛國精神不是偶然形成的,而是在夜以繼日地鉆研集優秀傳統文化和道德理念于一體的武學理念的過程中,將崇敬武學的心轉化成為刻入骨髓的愛國之心,是為古代武者修身取向的真實寫照和集中表現。

            明嘉靖年間,抗倭明將俞大猷自《易經》中參悟武學之理,領悟了所謂百萬合一之兵法,他曾拜著名劍客李良欽為師,學習劍術,擅長使用“荊楚長劍”,俞五猷在年復一日的習練劍術與平定倭患的經歷磨礪著這位軍事奇才的內心,使他在多次戰勝倭寇卻屢遭降職的境遇中仍能心懷天下、守土衛疆,憑的就是那顆愛國之心,如同注入了靈魂的中華武學一般,執著而又偉大。

            2.4 、天人合一、知行合一、道法自然的哲學精神

            太極拳的招式時而緩慢而柔和,又時而快速急促,其拳理如“水”般剛柔并濟、以柔克剛。不難看出古代太極拳師在創編太極拳時注重觀察自然狀態,效法自然事物的運動規律,兼容天地陰陽之理,通過對自然的認知,用以領悟和追求拳術技藝的“天人合一”[22]的哲學觀念。古代中華傳統武術精神也正如太極拳一般處處體現對武術技藝“天人合一”的追求和探索。這種哲學精神實質在于制止格斗、不戰而自勝。

            26歲的王守仁學習兵法,練習武藝,具體武藝種類雖有待考證,不可否認的是武學在成就其不朽人生道路上的作用。他深知士不可以不弘毅,但空談誤國,“理”為人生導師,它讓人們知道要向著哪里走,但說“理”并不能剿滅土匪,也不能斬滅寧王的叛亂,因此他找到了實現“理”的必要工具——知行合一。中華武藝是古代武術精神的載體,古代武者在武術精神的指導下練習武藝,在習練武藝的過程中探索武術精神,這種方式便是對“知行合一”的深刻詮釋。

            3、 古代中華武術精神的基本特征

            3.1 、廣博性

            中國古代武術精神貫穿整個武術文化體系,又體現在古代武術文化的方方面面。在武術文化理論體系上,武術涵蓋了陰陽、法家和軍事多個領域的文化理論;從社會道德禮法上,武術精神包括孔、孟之說,“君君臣臣”思想在武術精神上的體現就是“尊師重道,克己復禮”,“武德[23]”思想亦是其中之一;在哲學上有“天人合一、知行和一、道法自然”等武術精神。這些武術精神幾乎囊括了古代習武之人的精神文化生活的方方面面,是古代武者生存和發展的人生導向和行為準則。

            3.2、目的性、動力性

            從武術的起源來看,武術是人類追求力量的智慧的結晶,其目的性很強,無論是先民用來狩獵,還是民族英雄用來建功立業,學習和使用武術都有一個特定的目的,這個目的是我們堅持不懈學習和練習的精神動力,其形成的理論體系或是“訓誡”都成為后人自強不息的動力源泉,因此,古代武術精神具有目的性和動力性。

            3.3、 適用性、穩定性

            中國古代武術文化是伴隨著華夏民族一同生長和壯大的,古代武術精神作為武術古代文化的高度凝練和深層表達則更是如此。中國古代武術精神歷經多個朝代的變更而不曾斷絕,是由于它適用于不同社會,無論是國家經歷戰亂時需要“自強不息,建功立業”的民族英雄,還是國家繁榮昌盛時需要“修身養性、和諧社會”[24]的體育項目,再或國家遭受侵略時需要“舍生忘死、愛國愛民”的仁人斗士,古代武術精神均有恰如其分的體現和規范,具有很強的適用性和穩定性。

            4 、古代中華武術精神的價值體現

            古代中華武術精神作為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凝練,在不同的社會歷史時期[25]承擔著各自不同的責任和使命。五千年來,在東亞這塊古老的土地上孕育著偉大的華夏民族,它頑強的生命力使它成為世界上唯一一個擁有千年的悠久歷史而不曾斷竭的民族。千年以來,華夏民族以統一為主流,伴隨著不同歷史朝代的更迭,變化的是生產力的不斷發展,不變的是對民族武術精神的世代傳承。

            4.1 、建功立業,扶危濟困

            春秋戰國這個動亂的時期,武術體系初步形成,戰場成為武者展示力量與展現武德品行的絕妙舞臺。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無論是春秋戰國或是秦末農民起義,無論是魏晉南北朝時期亦或北宋末年水泊梁山,人民群眾書寫著歷史,社會歷史呼喚著屬于那個時代的英雄,武林豪杰順應時代要求應聲而來,我們似乎可以看到,將他們連接在一起的傲骨--武術精神!

            張岱年先生借《周易·大傳》中的兩句名言對中國傳統文化的主體精神作出概括:“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在動亂的冷兵器時代,人們通過習練武術,可保護自己,扶危濟困;亦可馳騁疆場、建豐功偉業。這個時期武術的攻防性和技擊意義被運用的最為廣泛。社會對習武者的現實需求增加,正是這個時期對武術攻防自衛價值的理解和認可,這也就是古代傳統武術在戰亂時期對武術攻防自衛、建功立業,保家護園的武學價值的不懈追求和集中體現。

            4.2 、修身養性、強健筋骨、文化自強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在穩定時期的傳統武術應時代和人民的需要,逐漸衍生出了剝離純粹技擊特性外衣的武術種類如太極拳、五禽戲、八段錦、易筋經、八卦掌、形意拳等,這些武術種類都采納了道家、陰陽家的導引術的理論。“形意拳之道無他,神、氣二者而已。丹道始終全仗呼吸,起初大小周天,以及還虛之功者,皆是呼吸之變化耳。拳術之道亦然。惟有鍛煉形體與筋骨之功,丹道是靜中求動,動極而復靜也——丹道與拳術并行不悖”。孫祿堂先生關于拳術與丹道及整個練養技術的關系,進行了詳細的論述,于此可見古代傳統武術融合道教的修練養生之術。在這里集中體現了傳統武術在穩定時期的修身養性、強健筋骨的價值功效。

            4.3 、保家衛國,自強不息、精忠報國

            中華傳統武術自誕生之日起,就是愛國人士用來保衛民族,奮勇殺敵決勝疆場的產物,充分體現了其技擊特性,由此而形成的中華武術精神自然就包括剛健有為、自強不息的民族性格特點,使得中華武術在古代無論是技術還是理論,都堅持切合實際的特性,凸顯了武術的技擊特點,[26]尤其在外族侵略時期被軍事將領將傳統武學的技擊精神展現的淋漓盡致,如明朝著名抗倭將領戚繼光在《紀效新書》中極力提倡去“花法”的理論觀點:“鉤鐮、叉鈀,如轉身跳打之類,皆是花法,不唯無益”,學熟誤兵。[27]戚將軍論證:“俞大猷之所以戰無不克正是因為他的俞家軍所習練的陣法、技藝均以“無虛花法也”,進退,是學步法、身法。除此復有所謂單舞者,皆是花法,不可學也。”“凡比較武藝,務要俱照示學習實敵本事真可對搏打者,不許仍學習花槍等法,徒支虛架,以圖人前美觀”。戚繼光之所以極力主張剔除武術技藝中的“花法”,是因為在當時倭寇橫行的社會背景下“花法”只能徒增美觀,勢必削弱其殺敵平亂之效。[28]充分體現了其以武自強、愛國、衛國、保國的武術精神價值。西漢武將霍去病少習武藝,22歲便“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是為中國古代武將的最高榮譽,這背后自離不開他從小習練西北方古代民間武藝,招式勇猛迅速,善騎射,加之西漢特殊的地理位置使霍去病形成了尚武衛國的武術精神其借武修身修德,達到武德兼備、知行合一的武術精神境界是外族入侵時期古代軍事將領最崇高的精神和價值追求。

            參考文獻

            [1]龔惠萍.中國傳統武術理論的邏輯起點[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2017(08):63-67.
            [2]李鳳成.傳統武術的哲學理念溯源[J].體育與科學,2019(02):81-87.
            [3]張君賢.君與君不與:中國古代武術競賽歷史文化研究[D].上海:上海體育學院,2018.
            [4]陳松長.簡帛書研究文稿[M].北京:線裝書局,2008.
            [5] 趙曄.吳越春秋[M].明古今逸史本.
            [6] 肖蘊昕.尚武精神內涵、演變與當代意義研究[D].成都:成都體育學院,2019.
            [7]肖蘊昕.尚武精神內涵、演變與當代意義研究[D].成都:成都體育學院,2019.
            [8]蒲寶生,俎浩,王鈺沛.“五常”視角下武德的教育價值分析[J].體育科技文獻通報,2015(06):92-94.
            [9]馮鑫,尹碧昌.傳統武德的人性基礎及其倫理意蘊[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2013(09):50-53.
            [10] 王宗岳.太極拳論[M]上海:上海文化出版社,2002:6.
            [11]楊建營,韓衍順.以字源為邏輯起點的中華武德內涵解析[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2019(08):55-61.
            [12]龔惠萍.武術文化對中華體育精神的養成功能[J].沈陽體育學院學報,2016(03):141-144.
            [13]劉小路.武術和合思想研究[D].蘇州:蘇州大學,2018.
            [14]溫搏.當代武術傳承中華傳統文化的歷史使命[D].福州:福建師范大學,2009.
            [15]楊建營.生態文明視域下的武術發展研究[D].上海:上海體育學院,2010.
            [16]魏宇.武術文化對中華體育精神培育的功能研究[J].漢字文化,2019(04):175-176.
            [17]吳殳.手臂錄[M].太原:山西科學技術出版社,2006:6.
            [18]封又民.中國傳統武術倫理精神研究[D].長沙:湖南范大學,2019.
            [19]高潔倫.普通高校武德教育與校園精神文化安全研究[D].甘肅:西北師范大學,2006.
            [20]陸小黑,唐美彥.中國武術俠義精神歷史變遷的理論詮釋[J].沈陽體育學院學報,2016(05):132-138.
            [21]栗勝夫,栗曉文.論中華武術之核心理念[J].體育科學,2014(11):27-35.
            [22]陸小黑.中國武術精神要義研究[D].蘇州:蘇州大學,2015.
            [23]張成杰.武德:從軍事到武術[D].上海:上海體育學院,2017.
            [24]溫搏,王靜,王旭景,石牙牙.中華武術核心思想流變及其文化生態成因[J].北京體育大學學報,2016(06):51-56,68.
            [25]周偉良.古代武術的歷史分期及其基本特征研究[J].中華武術(研究),2012(07):14-35.
            [26]溫力.中國武術概論[M].北京:人民體育出版社,2005.88-89.
            [27]郝志勇.明清武術文化形態及其價值研究[D].北京:北京體育大學,2012.
            [28] 溫搏.當代武術傳承中華傳統文化的歷史使命[D].福州:福建師范大學,2009.
            [29]馮堃堃.武術精神之當代價值——基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視域的思考[J].武術研究,2016(10):19-21.

            原文出處:楊珊珊.古代中華武術精神[J].武術研究,2020,5(10):33-36.
          相關標簽: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亚洲 自拍色综合图区|综合自拍亚洲综合图区|强乱中文字幕在线播放,综合偷拍区欧美,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国产 精品 亚洲 欧美 高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