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zd7jz"><progress id="zd7jz"></progress></form>
<mark id="zd7jz"><pre id="zd7jz"><i id="zd7jz"></i></pre></mark>

    <video id="zd7jz"><listing id="zd7jz"></listing></video>
<track id="zd7jz"><big id="zd7jz"></big></track>

      <rp id="zd7jz"></rp>
      <noframes id="zd7jz">

      <ol id="zd7jz"></ol>

          <pre id="zd7jz"></pre><track id="zd7jz"><track id="zd7jz"><thead id="zd7jz"></thead></track></track><ol id="zd7jz"></ol>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東方文學論文

          宮觀題材志怪小說的類型、特點和傳播

          時間:2020-12-11 來源:安徽廣播電視大學學報 本文字數:6424字
          作者:李山嶺 單位:亳州學院中文系

            摘    要: 宮觀是志怪小說產生的重要場域,唐宋時期的亳州真源縣太清宮,產生過不少志怪故事。宮觀題材志怪小說有宮觀靈應、尊像顯效、瑞木圣井法物應驗、齋醮拜章靈驗、經法靈驗等類型;其敘事,有據傳聞以實錄、寓虛于實、行文簡潔的特點;呈現出宗教、政治、世俗諷喻等不同傳播動機。它是古代文言短篇小說發展的新階段。

            關鍵詞: 志怪小說; 宮觀題材; 敘事特點; 傳播動機;

            Abstract: Taoist temple is the important field where the weird novels are produced. In the Tang and Song Dynasties, there are many weird stories in the Taiqing Palace in Zhenyuan County, Bozhou. The weird novels on the subject of Taoist temple fall into several categories, such as the spiritual response of Taoist temples, the manifestation of the image, the fulfillment of the sacred wells of Ramu, the efficaciousness of the zhaijiao chapter, the efficaciousness of the scripture; the narrative is based on the rumors and records, embodies the the fictitious and concise features, and aslo presents the different dissemination motivation such as religion, politics, and secular allegory, which is a new stage in the development of ancient classical short stories.

            Keyword: weird novel; subject of Taoist temple; narrative characteristics; dissemination motivation;

            佛、道之鬼神靈異是志怪小說的題材來源,宮觀則是志怪小說產生的重要場域。如古亳州真源縣太清宮,是老君降生之宅,“其古跡自漢宣、漢桓增修營葺,魏太武、隋文帝別授規模,邊韶、薛道衡為碑以紀其事。唐高祖、太宗、高宗、中宗、睿宗、明皇,六圣御容列侍于老君左右。兩宮二觀,古檜千余樹,屋宇七百余間。有兵士五百人鎮衛宮所。”[1]唐宋時期,達于全盛,有不少故事產生、流傳。但由于像崔元山《瀨鄉記》這樣專書的散佚,古亳州太清宮故事顯得異常零散。本文鉤稽道書如《道教靈驗記》《混元圣記》,正史如《宋史》,類書如《冊府元龜》,別集如張耒《柯山集》,筆記如《友會談叢》《家世舊聞》諸書,從題材類型、敘事特點、傳播動機及效用等方面,考察宮觀題材志怪小說的特點。
           

          宮觀題材志怪小說的類型、特點和傳播
           

            一、宮觀題材志怪小說的類型

            “宋代雖云崇儒,并容釋道,而信仰根本,夙在巫鬼,故徐鉉、吳淑而后,仍多變怪讖應之談。”[2]古太清宮志怪小說,即以變怪讖應、應驗顯效為主要內容。依題材,可分為宮觀靈應、尊像顯效、瑞木圣井法物應驗、齋醮拜章靈驗、經法靈驗五類。

            (一)宮觀靈應

            其一,《亳州太清宮驗》記“老君挫賊”故事。

            咸通中,龐勛據徐州十道。征師詔討,長圍將合。龐勛恐力不支久,遂領徒三千余人徑來,欲奪宮所,據為營壘。是日避難士庶千余家,咸在宮內。見黑氣自九井中出,良久昏曀一川。老君空中應現,龐勛徒黨迷失道路,自相蹂踐,蘄水橋斷,盡溺死水中。逡巡開霽,賊黨無孑遺矣。廣明中,黃巢將領徒伴欲焚其宮,亦有黑霧遍川,迷失行路。又有草賊遍地,自欲凌毀太清宮,迷路,乃往亳州城下,因圍逼州城,攻打彌急。刺史潘稠,望宮焚香,以希神力救護。頃之,黑霧自宮中而來,周繞城外,腥風毒氣,聞者頓仆。密雪交至,寒凍異常,死者十有五六。初,攻城之時,有神鴉無數,銜接賊箭,投于城中,賊輩已加驚異。既而城內朗晏,城外風雪,賊人懼此神力,解圍而去。尋亦散滅。潘稠奏云:“自大寇犯闕之后,群兇誅殄已來,大小寇逆前后一十八度,欲犯太清宮,或迷失道途,或龍神示見,終挫兇計。宮城晏然,所庇護居人,不知其數。……”敕旨:……縣依舊所,宜準萬年例,升為赤縣。仍降青詞,修齋告盟[1]75。

            按,《混元圣記》卷九亦載此故事,記“龐勛”事在咸通“十年己丑九月”,“僖宗廣明元年庚子三月,黃巢攻劫郡邑。七月,寇淮南,將焚太清宮。”[3]

            其二,《混元圣記》卷七載:

            吳興戴洋年十二時,死五日而蘇,說死時天使為酒吏,授符箓,給吏從,旛麾將上蓬萊、混侖、積石、太室、常、廬、衡等諸山,既而被謫遣歸。洋自此好道術,妙解占候卜數。吳末為臺吏,知吳將亡,托病不仕。嘗至瀨鄉,經老子祠,追思境物,皆是洋昔死時所見處,因問守藏應鳳曰:去二十年前,嘗有人乘馬東行,過老君祠不下馬,未達橋而墜馬死者不。鳳言有之,所問之事悉與洋同。蓋洋由此被譴而謫還人世也[3]87。

            其三,《友會談叢》載:

            班行錢允凝,大中祥符末督役于亳州太清宮。惟采宮中鵓鴿充庖膳,多自彈之,靡不應弦而落。朝夕不舍,棲宿咸稀;蛴忻阒,則曰:“天生此物供口腹,若而致罪,況人乎?”采捕之心,從茲益□。眾皆怒其輕脫。更一日,因彈鐘樓上者,繽紛墜地。允凝自往取之,忽躍入殿前花欄。允凝遂踰欄而入,不覺折栢一枝,正穿足心,尖上腕露,流血斗余。人掖之置于寢室,號呼彌月而卒,識者謂其余誅焉[4]。

            (二)尊像顯效

            張耒《記異》云:

            元豐己丑六月,予故人子假承務郎楊克勤,自合肥赴京師,過咸平。為予言:道出亳州太清宮,下太清之人為楊言,有道人方士者,貧窶而意氣甚揚。攜藥爐燒藥老子殿下,大言自尊,指老君像曰:“吾,老君師也。”眾聚觀。須臾有火自其爐出,燃其衣,即熖發滿身。其人驚走,左右以水沃之不滅,狂走庭中,火所經地,物不然,獨燒其身。須臾,北面老子像若首伏者,已而斃,視其身灼爛矣。楊問之太清宮人,與驗尸官不異。嗚呼!其亦異矣?袷恐再哉Q自尊者,其情豈有他哉?欲驚愚夫癡氓以自售其藥,為一金之利而已[5]。

            (三)瑞木圣井法物應驗

            其一,《冊府元龜》卷二十五載:

            后唐莊宗同光元年十二月,亳州太清宮道士奏圣祖玄元皇帝殿前枯檜再生枝,畫圖以進。宣示百官,其表云:按《瀨鄉記》,此樹枯來莫知年代,自高祖神堯皇帝武德二年,太上老君見于晉州羊角山,語樵人吉善行云:“為報唐天子,吾是爾遠祖。亳州曲仁里,是吾降生之地,有枯檜重榮,唐祚永興。”高祖遂于羊角山置興唐觀……既至亳州,果有枯檜樹復生枝蓊欝。后因安祿山僭號之時,萎悴。及祿山殄滅,玄宗翠華歸,奏枝葉復榮。今年十月中,又于其上再生一枝,約長二尺,聳身直上,迥出凌虛,葉密枝繁,獨異眾木。敕:當圣祖舊殿,生枯檜新枝,應皇家再造之期,顯大國中興之運。同上林仆柳,祥既協于漢宣;比南頓嘉禾,瑞更超于光武。宣標史冊,以示寰瀛。……仍付史館編錄[6]。

            其二,《冊府元龜》載:

            (玄宗)二十九年正月,亳州刺史鄭愿奏玄元皇帝廟中之井涌氣成云,五色相映。……三月己丑,亳州奏老君廟九井先涸,自奉詔增修觀宇,九泉皆涌。及樹已枯,復榮。……五月戊寅,有慶云見于亳州真源縣之玄元皇帝廟,兼有白鵲翔于廟門樓[6]244。

            (四)齋醮拜章靈驗

            其一,《混元圣記》卷九載:

            哲宗皇帝紹圣五年戊寅二月十五日夜,亳州太清宮道眾朝禮次,見老君像兩眉間紅光浡浡而出,漸照滿殿,通徹瓦屋,上連霄漢,入洞霄宮先天大圣后殿。逡巡光定,左右二道,爛若紅霞,中間一道,皎如白練,輝華連屬,亙若虹橋。數百里間,光明如晝。遠近居人,皆出戶仰望,燒香瞻拜。至二更已后,光影浸移,尋入天門而去。宮主觀妙大師張景先并道眾韓惟吉等一百四十人、洞霄宮主女冠王景素等八十一人狀……知州事喻陟等亦睹靈光之異,遂以奏聞。有旨就宮開建金籙道場一月日,差守臣喻陟代拜命,左街都監道士賈善翔率其屬從事。……三月十八日丁卯,降青詞:嗣天子臣某謹遣入內侍省東頭供奉官干御藥院臣蘇珪,請道士三七人于太清宮開啟祈福道場一月,罷日設普天大醮一座三千六百分位。……二十日將晚,執珪升殿燒香,忽見老君兩眼下有光,如雙珠圓明,至巳時方散。四月初九日,珠光復現如前。州郡賀表云……化潛格于無形,福自生于有象。浮云異彩,為史官甚盛之書,表圣洪禧,協帝緒無疆之慶[3]119-120。

            其二,《江西通志》卷一百三載:

            張惠感,字智元,高安崇元觀道士。武后召為國師,齋于明堂,有慶云神龍黃鶴之應。又奉詔往亳州太清宮祀九井,時冰雪凝冱,忽有聲如雷,水涌溢,二龍出戲。后異之,賜帛歸浮云山煉丹。天寶中,丹成沖舉[7]。

            (五)經法靈驗

            《混元圣記》卷九載:

            善翔嘗至太清官,眾請講《度人經》。至說經二遍,盲者目開。時會中有媼年七十余,喪明已三十年,一聞經義,豁然目明。至醮之夕,夢眾靈官傳太上命,賜其仙服,以善翔為太清官主者。后數日返真。張商英作《真游記》備載其事[2]120。

            陸游《家世舊聞》也載有老君為人去病的故事。“楚公少時,病羸瘠,骨立。忽夢一老翁,曰:‘吾為老聃,與子有緣,當愈子疾。’遂探取腸胃,于流泉中洗滌之,復納腹中。既覺,猶痛甚。自此所苦頓平。晚自政府出守亳社,謁太清宮,始悟夢中之言。”[8]按,“楚公”即陸游祖父陸佃,追封楚國公,曾任亳州知州。

            二、宮觀題材志怪小說的敘事特點

            宮觀題材志怪小說,在敘事上,承襲六朝志怪小說的特點:據傳聞實錄、寓虛于實、敘述簡潔。

            (一)據傳聞以實錄的敘事態度

            志怪小說“有出于文人者,有出于教徒者。文人之作,雖非如釋道二家,意在自神其教,然亦非有意為小說,蓋當時以為幽明雖殊途,而人鬼乃皆實有,故其敘述異事,與記載人間常事,自視固無誠妄之別矣。”[2]24宮觀靈怪故事的記錄者,秉持“人鬼乃皆實有”的觀念,多據傳聞以實錄,對故事來歷有清楚交代。杜光庭說:“訪諸耆舊,采之見聞……直而不文,聊記其事。”[1]75徽宗序亦云:“覽杜光庭所集《道教靈驗記》二十卷,其事顯而要,其指實而詳。”[1]75強調故事乃自民間、宮觀調查得來,言之有據、真實可靠。張耒《記異》中詳盡記錄故事來源,“予故人子假承務郎楊克勤……為予言:道出亳州太清宮,下太清之人為楊言”,并補記“楊問之太清宮人,與驗尸官不異。”[5]774也在強調并非杜撰,乃信實可征。按照史筆實錄的原則來敘寫靈驗故事,讓信眾相信不疑。如《老君錯賊驗》的第一部分,“亳州真源縣太清宮,圣祖老君降生之宅也。歷殷周至唐,而九井三檜宛然常在。……有兵士五百人鎮衛宮所。”[1]75一段,交代古太清宮的興廢變遷、古跡留存,敘述簡潔,純是史筆。故事之后,加入“潘稠奏云”部分,則意在突出故事的紀實性。這種史筆實錄的筆法,實是受到了史傳文學注重文直事核,不虛美不隱惡的書寫傳統的影響。

            (二)寓虛于實的敘事策略

            盡管“當宋之初,志怪又欲以‘可信’見長”[2]64,記錄者沒有虛構故事的主觀動機,但現在看來,靈怪故事本身,仍然有虛構、想象,以顯出靈異。如“老君挫賊”故事中黑霧、神鴉的描寫,老君像兩眉間紅光勃發的景象等。這是靈驗故事不同于史傳的地方。要言之,寓虛于實,是靈驗故事的主要敘事策略。作者常把靈異之象置于人們的親眼所見之中,眾目睽睽之下。如“老君像兩眉間紅光”故事,“遠近居人,皆出戶仰望,燒香瞻拜。……宮主觀妙大師張景先并道眾韓惟吉等一百四十人、洞霄宮主女冠王景素等八十一人狀,并監宮兼谷陽鎮監酒稅李翔、繳連到市戶王靖等一百一十一人狀申州,知州事喻陟等亦睹靈光之異,遂以奏聞。”[3]119記下許多見證者!抖热私洝分“張商英作《真游記》備載其事”一句,也是增加證人。前文故事中的“奏”“表”“敕”,也同樣起到見證的作用,證實其事不誣、于史有征。

            (三)少所鋪敘的簡潔文風

            正如魯迅先生所說,宋代志怪諸書“大都偏重事狀,少所鋪敘”[2]65,宮觀志怪小說大多篇幅短小,粗陳所聞所見之梗概,敘述簡潔,和六朝志怪小說一脈相承,和“有意為小說”的唐宋傳奇仍涇渭分明。

            三、宮觀題材志怪小說的傳播

            “釋氏輔教之書……大抵記經像之顯效,明應驗之實有,以震悚世俗,使生敬信之心,顧后世則或視為小說。”[2]32記述宗教故事的小說,都有鮮明的宗教動機。此外,道教宮觀靈怪故事的傳播還有政治動機、世俗諷喻動機。

            (一)宗教動機

            宮觀顯威靈,古太清宮靈怪故事,“述奉道之顯應,以自神其教。”[9]借靈驗故事宣揚道教祖庭、道祖老君可行功濟人,法力廣大,能庇護居民,挫敗敵寇;福佑家國,昭示興衰;能去人苦痛,給人光明,以鞏固太清宮的地位,提高道祖老君的社會信仰。有些小故事,如張惠感祀九井,“忽有聲如雷,水涌溢,二龍出戲。”[7]426“亳州太清宮道眾朝禮次,見老君像兩眉間紅光浡浡而出,漸照滿殿”[3]119等,都充滿人神交互感應的現場感,鮮活地顯示老君常在、威靈永駐。

            宗教動機的另一個層面,關乎宗教懲勸教化功能。杜光庭自述編纂《道教靈驗記》的宗旨:“況積善有余福,積惡有余殃。幽則有鬼神,明則有刑憲。斯亦勸善懲惡至矣。……直以法字像設,有所主張。真文靈科,有所拱衛。茍或侵侮,必陷罪尤。故歷代以來彰驗多矣。”[1]75徽宗序說:“驗征應之非一,明肹蠁之無差,誠覺悟于蒼黔,而彰癉于善惡也。”[1]75“肹蠁”為彌滿布散之義,言征驗之多。多則古太清宮靈驗故事都宣揚老君祖庭和圣像不可褻瀆、不可輕慢,否則必受懲處。如《記異》中的“狂士”受罰、戴洋過老君祠不下馬遭貶,都屬此種動機。及錢允凝事,評云“識者謂其余誅”,其“積惡有余殃”的懲惡之旨也很鮮明。

            《冊府元龜》卷二十六論“感應”云:“《書》曰:‘惟德動天。’又曰‘至誠感神。’是知為善者降祥,好謙者受福。天人相與之際,交感訴合,如律之命呂,云之從龍,未嘗斯須而不應也。……德之盛也,合于天地;誠之至也,通于幽明。神以知來,聰以知遠,善行無跡,有開必先,則感而應之,乃自然之理也。”[6]256歸結起來,道祖老君威靈昭示人君和士民要守德、虔誠,方能得到福佑。

            (二)政治動機

            古太清宮瑞木圣井靈驗類故事,多有政治動機?輽u再生,九井涸而復涌,被賦予朝廷振興的靈瑞之意,象征皇帝圣明、國運中興、國祚永昌!秲愿敗肪矶“符瑞”云:“《傳》曰:‘麟鳳五靈,王者之嘉瑞也。’夫德之休明,天降茂祉,則必百神幽贊,庶物效靈,故有非人力之所能致,而自至焉者。先民有言曰:‘人主和德于上,百姓和合于下,則天下之和應矣。’故嘉禾興,朱草生!队洝吩:‘天不愛其道,地不愛其寶,蓋珍符之應,以應有德。’故王者重之。是以《書》載歸禾,《詩》詠鳴鳳,芝房寶鼎,升于樂府,神雀甘露,標為年紀,皆所以發揚景貺,光昭丕烈者也。然而洪覆在上,其道玄遠,坤厚載物,其德沉潛。人靈歆乎至和,昆蟲蒙乎利澤,非布于偉兆,震乎珍物,又安能發輝眷佑,而覺悟黎蒸者哉!”[6]218對符瑞的出現、帝王重視的原委、載之史冊詩書的動機都做了闡述。董仲舒從天人感應的角度,也把祥瑞的出現歸于王者有德,他說:“夫仁誼禮知信五常之道,王者所當修飭也;五者修飭,故受天之佑,而享鬼神之靈,德施于方外,延及群生也。”[10]古太清宮的檜木、九井等祥瑞之象,多次“付史館編錄”,都是為向天下昭示當朝“德之休明”,君主有德,受神明庇佑、百神幽贊,故“庶物效靈”,方有“珍符之應”。如“大中祥符六年十月甲子,亳州太清宮枯檜再生。”[11],“咸平四年十二月,亳州太清宮鍾自鳴。”[11]1436

            (三)世俗諷喻動機

            世俗諷喻動機在張耒《記異》中表現明顯。他在敘述異事后,調轉筆鋒,諷刺“世之狂者”:“世之狂者,欲自售其學,以誑昧者之耳目而冒其利,滅棄訓典,毀訾先儒,操臆見私智而以圣人自欺者,與太清之狂士何以異哉!……夫學不死、養氣煉形者,皆宗老子?袷恐g,出于老子者也。因其師以有知,乃掩其所得而求售焉,叛其本甚矣。世之欲自大而忘其大者,可以鑒諸此。”[5]774杜光庭所言:“庶廣慎微之旨,以匡崇善之階。”[1]75勸諭民眾慎微崇善,也有此種動機。

            從宗教角度看,古太清宮靈怪故事的記載與傳播,在當時取得了良好的效應。它增加了宮觀對信眾的吸引力,擴大了太清宮的影響力,提高了當時朝廷對太清宮的重視程度。從唐、宋,以迄金、元,或有帝王親臨拜謁,或派遣大臣以時祭祀、祈雨和禱福;太清宮也持續得到官方的修繕、管護,并屢屢勒石為記[12]。

            四、結語

            古亳州太清宮靈怪故事,在唐宋崇道的背景下產生,從唯物史觀的立場來看,多是荒誕不經、夸大其詞,不足傳信。但靈怪故事中所蘊含的慎微崇德、揚善懲惡、濟世利生、愛國愛民的精神,則仍值得繼承、發揚。唐宋時期的宮觀題材志怪小說,承襲六朝志怪小說的文體特征、敘事特點,而在題材內容、傳播動機方面又有所拓展,是古代文言短篇小說發展的新階段。

            參考文獻

            [1] 杜光庭.道教靈驗記[M]//張繼禹.中華道藏:第45冊.北京:華夏出版社,2004:75.
            [2] 魯迅.中國小說史略[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65.
            [3] 謝守灝.混元圣紀[M]//張繼禹.中華道藏:第46冊.北京:華夏出版社,2004:110.
            [4] 上官融.友會談叢[M]//阮元.宛委別藏:第84冊.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1988:17.
            [5] 張耒.張耒集[M].李逸安,孫通海,點校.北京:中華書局,1990:774.
            [6] 王欽若.冊府元龜:第1冊[M].周勛初,校訂.南京:鳳凰出版社,2006:252.
            [7] 謝旻.江西通志[M]//影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516冊.臺北:商務印書館,1986:426.
            [8] 陸游.家世舊聞[M].北京:中華書局,1993:190.
            [9] 永瑢.四庫全書總目[M].北京:中華書局,1960:1259.
            [10] 班固.漢書[M].北京:中華書局,1962:2505.
            [11] 脫脫.宋史[M].北京:中華書局,1977:154.
            [12] 于滄瀾,蔣師轍.鹿邑縣志[M].臺北:成文出版社,1976:399-487.

            原文出處:李山嶺.宮觀題材志怪小說及其傳播——以古亳州太清宮故事為例[J].安徽廣播電視大學學報,2020(04):60-64.
            相關內容推薦
          相關標簽: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亚洲 自拍色综合图区|综合自拍亚洲综合图区|强乱中文字幕在线播放,综合偷拍区欧美,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国产 精品 亚洲 欧美 高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